《水行俠》安柏赫德私底下的戀愛觀:「我最害怕的事就是失去自由。」

| 日期:2019-04-01 | 作者: BAZAAR哈潑時尚 | 分類: 奇聞軼事 | 瀏覽數: 0

六本書,五個有趣的女作家,這回我們要從Amber Heard(安柏赫德)給我們的這些線索抽絲剝繭,閱讀她的靈魂。Amber Heard就像一本深奧難解卻又迷人的偵探小說,總是令人出乎意料。

這一切都還像是做夢一般。10天前,Amber Heard答應了BAZAAR TAIWAN的封面邀約,10天之後,我們就在這棟LA別墅的院子裡,和她一起拍照了。

陽光灑在躺椅上,Amber Heard神情輕鬆地與大家談天,一切都是這麼美好,但,好像還少了什麼?對了!她的手上,好像還少了一本書。因為Amber Heard是個超級大書蟲。在她的Instagram照片裡,坐飛機的時候、等戲的時候、化妝的時候…在所有等待的空檔,她的手上總是有書。

她甚至連拍《水行俠》扮演海后梅拉,吊鋼絲吊在半空中的漫長空檔,她都在吊臂上掛了一個書袋,裡頭有一本厚厚的書。當她盪在空中、周遭都是綠幕的時候,她就把這本書拿出來閱讀。(雖然這本書讀到剩最後十頁時被「淘氣」的男主角Jason Momoa偷走了,歸還時又把最後這十頁撕掉。)

她把智利詩人Pablo Neruda愛情十四行詩的詩句刺在她的背部側面:「我愛你,猶如將被愛的某些神秘事物。在影子和靈魂之間秘密地愛。」這讓她的身體處在某種角度時,陽光灑下來的時候,看起來就像一本詩集的扉頁。隨著身體輕輕擺動,那些詩意也流瀉了出來。從一個人看的書單裡,大致可以勾勒出她靈魂的輪廓,而當我們請Amber Heard和我們分享影響她的幾本書時,她列出了幾本清單和她喜愛的女作家,就像線索一般,透露出她的生命旅程。

 

愛情是自由

她讀Pablo Neruda,喜愛波希米亞式的雙性戀女作家Edna St. Vincent Millay,書櫃裡有《愛在大腦深處》(General Theory Of Love)這本有關於愛的科學書。這些作家都很多情,書很浪漫,對Amber來說,愛就是愛。「我從來不覺得我有在隱藏些什麼,與愛情相關的事我非常開放,不分性別,也不會因此覺得被貼標籤。」

而除了與Johnny Depp那段轟轟烈烈的婚姻之外,離婚後,超級富豪Elon Musk與鬼才導演Andy Muschietti最近也陸續出現在她的生命中。Elon Musk這個商業強人,甚至讓她在他臉上印上了鮮紅唇印。Elon Musk一臉幸福,Amber在一旁調皮地笑著。Amber Heard對於愛情與自由的嚮往同時存在,她說:「我最害怕的事就是可能失去自由。自由和自在是我經過好多的努力才換來的。」即使她已陸續擄獲了世界上最酷的男人,也無法讓她成為誰的附屬品,或就此被愛情綁住。

 

不要害怕別人覺得你難搞

講究個人主義的俄裔美籍哲學家Ayn Rand所著的《自私的美德》,則是影響她很深的一本書。Ayn Rand說:「人一出生心靈就像一張白紙,價值觀都是外人所加諸的。」她對所謂的善良提出疑問:善良的標準是甚麼?

Amber Heard經常為弱勢發聲,她很善良,但從來不是世人眼中溫良恭儉讓的女孩款式。她給女孩的建議是:「不要怕別人叫你Bitch。」女人應該要立下自己的標準,建構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找到自己跟世界相處最舒服方式。她對我們說:「管他們去!你不需要道歉。這個世界期待你走在界線之內,但你應該重新劃下你的界線,然後跨越它。」

 

無懼無畏的女子

她很美麗。但這一開始卻成為她闖蕩好萊塢的的阻礙,讓人忽略她其實是有獨立思想的女孩。剛開始,她在《屍樂園》、《菠蘿快遞》、《特務殺很大》、《舞力麥克:尺度極限XXL》裡多是扮演金髮花瓶的角色。甚至是名作家Hunter S. Thompson改編的《醉後型男日記》裡,她還是一個性感女神。

後來每周,大概會有四五部劇本送到她的桌上,但如果劇本重複使用「性感」、「神秘」這些字眼,就會被丟到垃圾桶。「期待和限制每天都在打架,這兩方有時候可以併行得很好,有時候卻會互相拉扯。你必須隨時有意識,該讓哪一方佔上風。」檢驗她的書單裡,有些書很硬、很難消化,但也可以因此得知Amber Heard的視野和野心並不小。與其說她是一個風姿百媚的女人,其她實比男人更強悍,總之,Amber Heard絕不是耽溺在小情小愛的女子。

例如她喜歡讀《沙皇時代》(The Romanovs),和著迷於《Against The Gods》裡亞歷山大大帝、哥倫布、拿破崙、Isadora Duncan冒險家的故事。索馬利亞裔的女權分子Ayana Hirsi Ali,以及寫街坊平凡人物的英國女作家George Eliot,寫下《自己的房間》的Virginia Woolf,都曾經深深啟發她。這些文字和思想,就像骨架一樣,撐起了Amber Heard的內在。「我從16歲開始就支持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在青春期的時候,我的朋友們的臥室牆上,貼的是NSync海報,而我則是收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女權主義宣傳傳單。」

但強悍不代表不會被擊倒,強悍只是因為她敢於跟挫折正面相對。Amber Heard坦言:「我隨時都在面對挫折。關鍵是:不要去感覺它、不要耽溺在挫折的感受裡。因為恐懼永遠是最糟的藉口,它會讓你不去做或是嘗試某件事。」

 

改變是最好的狀態

工作狂的她,每天都不斷地工作、學習,把自己逼到極限。「因為我現在最珍惜的,就是改變。」而她每天最喜愛的時刻,就是:「當我再也不能做得更多,而被逼迫休息的時候。」那時她會安靜下來,讓自己進入歸零的狀態。

這時,她會閱讀Stephen King的《末日逼近》、《The First Fifteen Lives Of Harry August?》,暫時把自己丟到那些體制毀滅的幻想世界裡休息一下。也許Amber Heard生來就是挑戰體制的。她敢愛敢恨,敢作敢說,敢拒絕也敢要。這個世界對這樣的女人恐怕還不太習慣,但就算別人覺得你瘋了,你知道自己清醒就好。演出梅拉只是Amber成為女英雄的第一步,Amber Heard逐漸找到她在好萊塢的發語權,而照這個節奏發展下去。她絕對有潛力成為真實世界裡的超級女英雄。

 

【本文轉載自「《Harper’s BAZAAR》國際中文版」;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