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藏獒》:中國的好萊塢動畫大電影

| 日期:2016-07-20 | 作者: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 分類: 文創 | 瀏覽數: 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魯力立

如果說一年前《大聖歸來》開創了中國當代動畫大電影新紀元,那麽一年後《搖滾藏獒》就是中國當代動畫大電影的新豐碑。雖然《搖滾藏獒》如今面臨票房慘淡的現狀,然而卻不能磨滅這部良心之作的創新和優異之處。而其最大的特點則在於整部作品的好萊塢範兒。

中國動畫一直在強調民族性,從早期的水墨動畫,剪紙動畫,再到新時代的《大聖歸來》,從造型設計到美術制作甚至音樂語言都在處處彰顯中華文化。然而,《搖滾藏獒》卻不是這樣。在點映會後,很多觀眾紛紛表示,如果人為屏蔽語言,光從畫面、造型、音樂以及整個敘事結構而言,這就是一部華納或者夢工廠的作品。也就是說,《搖滾藏獒》,並沒有刻意強調民族性,而是借鑒甚至套用了好萊塢國際動畫的標淮模式。這種所謂標淮,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比如人物原型設計脫離了中國傳統動畫的細眉細眼細腰的造型,而用了頭大眼大的蠢萌路線。



《大聖歸來》和《搖滾藏獒》角色造型比較
美國動畫人物造型從湯姆傑瑞時代就固定了這樣的風格,無論人或動物。上世紀聞名世界的白雪公主和灰姑娘,比比鳥和兔八哥,還有現在層出不窮也火遍全球的《冰川時代》《潮人總動員》《裏約大冒險》《馬達加斯加》《小黃人系列》《冰雪奇緣》《賽車總動員》等等,都傳承這樣的造型風格。再比如,整個故事主線,都把握住了主人公追尋夢想,遭遇挫折,再超越自我的“小人物大英雄”模式,當然這也屬於好萊塢經典商業電影的模式,既具有正能量又百看不厭,滿足當代普通百姓心理期待的模式。甚至,人物設置都具有非常強烈的好萊塢感。比如每一個主人公身邊都有一個不看好自己的父母,都有一個帶有童年情結的偶像並逐步暴露其光環背後的陰暗面,總有一個大反派且身邊有兩個搞笑的愚蠢手下,會有兩個不離不棄的好友並且有一個是女性。更不用說強烈搖滾風的音樂,還有幽默的笑點也是西方特色。而這些特點,在《搖滾藏獒》中體現的非常明顯。這顯然是和來自美國的導演和制作團隊有莫大的關系。

可能有人會給《搖滾藏獒》套上崇洋媚外的帽子,但是實際上這樣的好萊塢結構卻讓觀眾非常受用,好評不斷。對於電影這種普適度很高的藝術而言,觀眾的口碑才是實實在在。在三十年改革開放的環境下,中國不可以只用一句民族化來否定西方文化的普及性。中華文明本身內斂,需要借鑒西方文化在現代文明中開拓創新。而好萊塢能夠在世界電影中馳騁半個世紀,得到了幾乎全人類的認同,必定是有其過人之處。因此,我非常看好《搖滾藏獒》,正因為它突破了中國民族化的局限,而讓中國動畫電影有了走向世界的通行證。電影還處於點映階段的時候,《搖滾藏獒》就在不斷被與《大聖歸來》比較,而得到的結論普遍認為,它更好看。好看是硬道理,而這種好看的背後體現了中國動畫電影人思路的開拓創新。
鄭鈞是一個搖滾歌手,他畫了一部關於狗的漫畫,然後帶著它遠赴美國打磨出這樣一部優秀的動畫電影。可能很多人都說這部電影民族特色不突顯,但是如果知道鄭鈞和創作團隊如何捍衛原著的版權和電影創作中中方的主導權,妳就不應該這樣妄自評價。所以,民族性不應該只是體現在造型、音樂和選材這樣的膚淺層面,而是一種中國人在一部電影作品中的氣節。藏獒是犬中之王,選擇這樣一種動物,本身就是一種中國動畫電影人的態度。感謝《搖滾藏獒》,中國終於出了一部好萊塢動畫大電影。然而,我們更希望這樣一部好作品不要因為巨頭影業之間的紛爭而錯失了讓更多觀眾欣賞的機會。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