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自私又貪婪的母親,把自己兩個兒子逼成了兇手...甚至在事情曝光後,還將罪責都推到兒子身上

| 日期:2017-10-24 | 作者: 甲組 | 分類: 恐怖驚悚 | 瀏覽數: 0

提起母親,人們首先想到的總是無私、包容、溫柔這樣的詞語。

然而,有這樣一位母親,她為了一己私慾,不惜威脅、逼迫自己的親生兒子成為殺人兇手,甚至在事情曝光後,還試圖將所有的罪責都推到兒子身上。

故事開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那時的主人公Hilma Marie Witte,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女人。

她讀普通的學校,做普通的工作,在合適的年紀結婚,成為一名普通的家庭婦女。

婚後,她和丈夫Paul在印第安納風景如畫的貝弗利海濱小鎮上愉快的生活。兩人恩愛非常。

不久後,他們陸續生了兩個健康可愛的兒子,大兒子Eric和小兒子John。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Hilma與Paul的婚姻,逐漸產生了裂痕。Hilma開始覺得,自己的老公變了。

他不再像從前那樣對她百般呵護,讚美她迷人的黑髮和明亮的眼睛。

他像其他「俗不可耐」的中年男人一樣,不做家務,不管孩子,一回家就罵罵咧咧,不停抱怨Hilma不是一個好太太。

夫妻倆開始頻繁的爭吵。

 

直到有一天,Paul動手了.... 

他打了Hilma,

第一次承受來自丈夫的暴力,Hilma無比心痛震驚不知所措。

丈夫馬上開始痛哭流涕的懺悔,他表示自己絕對沒有惡意,只是一時衝動失了心智才動的手。

念及過去十幾年的幸福時光和兩個年幼的孩子,Hilma原諒了Paul。

然而家暴這種事,有了第一次,就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在那之後,大約是發現Hilma並不捨得離開自己,有恃無恐的Paul開始頻繁地對Hilma動手,常常打的Hilma遍體鱗傷。

到最後,變本加厲的Paul甚至開始肆無忌憚地當着孩子們的面家暴Hilma。

 

同大多數遇到家暴的女性一樣,隨着身上的傷疤越來越多,Hilma實在無法忍受丈夫的暴行,更不放心兩個兒子同一個有嚴重暴力傾向的父親一起生活。 Hilma開始想要逃離這段暗無天日的悲慘婚姻。

然而,她也有着和大多數家庭婦女同樣的顧慮—— 她沒有工作。除了丈夫Paul, 她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

在那個年代,對於一個離婚後帶着兒子的中年婦女,如何生存下去是Hilma要面對的一個重大的難題。

如果離婚,她不確定她暴躁的丈夫會不會支付她和孩子們的撫養費,又或者他可能根本就不允許兒子們和自己一起生活。

 

她想要逃離這種令人窒息的生活,

她想要自由,

但也需要金錢。

 

到了1981年,一個大膽的念頭開始在Hilma的腦子裡萌芽。

只要Paul死了, 作為配偶,她將獲得Paul幾乎全部的財產,同時她還能從此擺脫家暴的陰影,和兒子們幸福的生活下去。 

那麼···

要不要···

乾脆殺了他?

在又一次的家暴過後,出於對新生活的渴望,這個瘦弱的女人終於下定決心要殺死自己的丈夫。

作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家庭主婦,對Hilma而言,想要殺死身強體壯的Paul, 在飯菜里下毒是最好的方法。

說干就干,一開始,她在Paul飯菜里下了老鼠藥。

然而,

她等來的並不是七竅流血的丈夫,Paul依舊生龍活虎,照樣家暴不誤。

 

不甘心的Hilma再接再厲,陸續嘗試了在Paul的飯菜里加入鎮定劑,甚至是含有劇毒的化學藥品。

但或許是劑量不太夠,Paul次次安然無恙,並未如Hilma所願的那樣暴斃而亡。

 

毒殺計劃的失敗並沒有使Hilma放棄她的謀殺大計。

她不甘心就這樣一輩子同這樣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

既然下毒不行,那就來硬的吧!

 

她決定為自己的謀殺大計找一個得力助手。

一個有力量,有機會,好掌控,不會供出自己,事成之後又不會被懷疑的助手。

而被她盯上的最佳人選,是她的大兒子---15歲的Eric。

為了使Eric加入她的計劃,她利用兒子對自己的愛與信任,開始了密謀已久的洗腦與教唆。

在兒子心裡,自然也是對母親的遭遇感到心疼和憤怒,Hilma正是利用這一點,不斷地向兒子訴苦,告訴他媽媽活在怎樣的噩夢之中。

她向兒子誇張地哭訴,向他們一遍一遍的展示自己的傷痕,將一個飽受家暴折磨的弱勢母親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充分煽動起兒子對自己的同情,內疚,以及對父親的怨恨。

 

看着時機差不多了,Hilma決定在兒子的心上添一把火。

她告訴她的兒子爸爸準備和她離婚,之後會把他們母子三人全都趕出家門。

沒有收入的母子三人一旦被掃地出門,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什麼顯而易見。

 

然而,善良的Eric聽著這一切,雖然充滿了對爸爸的憤慨與怨恨,但仍然沒有提出過Hilma心底里想要的那個提議——殺了自己的爸爸。

此時,早已等的不耐煩的Hilma直接攤牌,強硬的要求兒子殺死丈夫。

她甚至不惜離家出走來威脅他的兒子--- 爸爸繼續活在這家中一天,媽媽就要多忍受一天痛苦,媽媽受不了了,必須離開你們了。

往日的家暴場景歷歷在目,再加上媽媽日復一日的勸說,年幼的Eric終於鼓起了勇氣。

1982年9月1日,為了保護媽媽和弟弟,在他們印第安納北部的家裡,15歲的Eric用媽媽留給他的槍殺死了熟睡中的父親,一擊爆頭斃命。

Paul死後,Eric被警察帶走了,但Hilma早就為兒子想好了說辭。

Eric告訴警察自己 只是在家裡發現了一把槍,在他拿着槍準備問爸爸槍是怎麼來的的途中,他被檯燈的電線絆倒,在摔倒的過程中無意間扣動扳機,槍支走火,這才誤殺了爸爸。

 

警察相信了這個驚惶無措的小男孩。

由於未成年,Eric最終被無罪釋放。

誰能相信一個15歲的未成年男孩會蓄意用槍殺死自己的父親呢?

Paul死後,Hilma如願以償的獲得了Paul的全部財產,

然而面對家中龐大的開支,坐吃山空顯然不是長久之計。

正在Hilma為了生計擔憂時,Paul善良的繼母Elaine Witte對這個岌岌可危的家庭拋出了橄欖枝。

由於擔心孫子們得不到良好的照顧,儘管沒有血緣關係,Elaine表示,她願意將Hilma和她的孩子們接到家中一起生活。

 

Elaine出現的時機正好,儘管Hilma十分厭惡這位婆婆,但根據自己和孩子們當時的處境,她也知道這大概是她最好的選擇了。

辦完Paul的後事,Hilma和孩子們搬進了Elaine的家。

擺脫了家暴父親,對Hilma一家人來說,一切都似乎在朝着好的方向發展。

母子三人對父親的死隻字不提,仿佛那只是遙遠時光背後一個有些真實的噩夢。

在Elaine的精心照料下,Eric和弟弟John很快走出過去的陰影,在這位慈祥的奶奶家度過了一段快樂的幸福時光。

日子本可以這樣幸福的過下去,

直到有一天,不安於現狀的Hilma再一次毀掉了他們平靜的生活。

 

看似楚楚可憐的Hilma不僅是一個謀殺犯,同時也是一個不怎麼高明的小偷。

不知道是出於對沒有經濟來源的恐懼,還是本性貪婪使然,背地裡,Hilma偷偷的從婆婆的賬上轉走了一筆又一筆的錢。

幾個月後,Elaine發現了這一切,在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吵過後,憤怒的Elaine決定將Hilma趕出自己的房子。

顯然,已經嘗過一次 「甜頭」的Hilma永遠學不會從自身找問題,也不想着如何認錯修復自己和婆婆的關係,她又動起了歪腦筋。

她需要婆婆戶頭裡的錢,可是她對這個喜歡指手畫腳的老太婆感到十分不滿。

如果有什麼方法能夠拿到錢,又不用和這個惡婆婆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要不然,像殺死Paul一樣殺了她?

 

惡念一旦萌芽,便一發不可收拾。

想起上一次「一勞永逸」的結果,她決定用同樣的手法殺死Elaine,送她去見她的兒子。

同樣地,她需要一個助手。

考慮到大兒子Eric已經成年,這一次,她盯上了她14歲的小兒子John。

Hilma選擇故技重施,不停地將家裡窘迫的經濟狀況「有意無意」地告訴John,使他為了家計而憂心忡忡。

眼看時機成熟,Hilma告訴小兒子,他邪惡的奶奶要把他們趕出家門,而一旦被掃地出門,他們一家將會流落街頭過着悲慘的生活。

 

她告訴小兒子,只有奶奶去世,他們一家才能安穩的生活下去。

可這一次並不像Hilma預想的那樣順利,畢竟這次她想謀殺的對象不是她那暴躁易怒充滿暴力傾向的丈夫,而是和藹可親慈祥善良的奶奶。

為了達到目的,Hilma無所不用其極, 她不斷地向兒子施加壓力,造成一種錯覺——如果John不這樣做,他將成為導致他們家庭不幸的罪魁禍首。

同時,她知道兒子John是《龍與地下城》的狂熱粉,

抓住這一點,她特別為兒子準備了一樣可以用來殺死奶奶的武器---一個十字弓弩。

顯然,這件中世紀的武器顯然很能滿足John的中二幻想。

終於,在母親日復一日半威脅半慫恿的洗腦之下,14歲的John還是下定決心要幫助他那「可憐」的媽媽。

在他動手的前一晚,良心不安的John還攝入了大量的酒精和大麻來為自己壯膽。

那個終生難忘的夜晚,他用十字弓弩殺死了熟睡中的奶奶。

眼看木已成舟,為了避免法律的制裁,Hilma和她的兩個兒子一起用刀鋸等工具將Elaine的屍體肢解,再用微波爐和榨汁機一點點把屍體攪得稀碎。

然後,母子三人又一起把碎屍的一部分帶到了離家很遠的加利福尼亞,拋棄至海中。

 

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Hilma,就這樣和兒子們繼續心安理得的用Elaine的財產生活着。

日子本該就這樣平靜的過下去,可是Hilma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她沒有申報Elaine的死亡信息,為的是可以一直仿造簽名領取老人家的社保金。

沒想到這一點,最終被社保機構的工作人員發現了。

很快的,Hilma一家因為涉嫌在支票上偽造Elaine的簽名被警方調查,Elaine的死訊就此暴露。

在檢查官的審問下,本來就不堅定的小John交代了一切,包括幾年前爸爸的意外身亡,揭露了媽媽和哥哥的罪行,將令人瞠目結舌的真相揭開在警察面前。

由於案情過於離奇,FBI迅速介入調查。

眼看事情敗露,面對即將到來的牢獄之災,這位母親再次露出了自私冷漠的嘴臉。

她並沒有選擇承擔應有的罪責,反而試圖讓她的兩個兒子為自己背鍋。

她指出, 自己對這兩起謀殺毫不知情,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孩子們自己策劃的,與她無關。

 

但法官和陪審團並不為她無力的狡辯買單。

同時,小兒子John接受了檢方提出的認罪協議,他詳細講述了媽媽勸他們殺死爸爸與奶奶的經過,並表示願意指證媽媽,以獲得較輕的審判。

 

鑒於兩個兒子的證詞,案情很快水落石出。

最終Hilma Marie Witte 被指控涉嫌謀殺Paul Witte與Elaine Witte,兒子Eric與John被判同謀。

由於情節嚴重,John和Eric還是分別被判處了20年有期徒刑。

不過幸運的是,由於表現良好,兄弟倆在1996年被減刑提前釋放,只服刑了很短的一段時間。

 

至於Hilma本人,她因謀殺被判處90年有期徒刑,還因為竊取他人財產和騙取社保等罪名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並一萬美元罰款···

2000年,她的上訴被駁回,至今,她仍在印第安納波利斯女子監獄服刑,大概再也沒有機會看到外面的世界了。

 

「我想如果我是他的兒子我會特別怕她,」一名FBI探員事後說道,「這也是為什麼她的兒子們一直不敢說實話,你想想,如果你看見你的媽媽殺了你的奶奶,你肯定很害怕,怕你哪天不聽話也會被殺掉。」

如果第一次勉強稱得上是自保,第二次,絕對是因為自私和貪婪。

作為母親,她毀了兩個孩子的一生,他們一生都會活着殺死爸爸和奶奶的陰影裡。

他們本可以過着幸福的生活,

但你永遠無法想象,人心可以有多麼惡毒,可以造成多麼大的毀滅……

 

本文授權自:英國那些事兒

原文標題:一個自私又貪婪的母親,把自己兩個兒子逼成了殺人兇手...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