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看到這一畫面後,認定是失踪的女兒!家人大哭:不敢想像經歷了什麼....

| 日期:2017-11-02 | 作者: 甲組 | 分類: 恐怖驚悚 | 瀏覽數: 0

這個要說的,是一部在美國曾經轟動一時的記錄片,片名叫做《I Am Jane Doe》(沒有名字的女孩)

故事的開始,要從兩個女孩子開始說起...

為保護她們的隱私,她們的名字都採用縮寫形式...

第一個女孩,是她,現年22歲的M.A,目前和媽媽一起,住在美國的亞特蘭大。

這是她的媽媽,名叫Pride。

時間還得倒回到MA小時候...

當時她們住在美國聖路易斯。

MA她生性開朗,天真爛漫。

那個時候,在她的臉上,從未出現過像現在這般憂鬱的神情......

不管是在家,還是在學校,臉上永遠洋溢著笑容......

2008年的某一天,那年的MA,只有13歲,剛剛從小學畢業。

白天她和往常一樣,從外面回家。

到了晚上,她在媽媽的注視之下,回到房間睡覺。睡前,倆人還互道晚安......

看上去又是平凡的一天,又是平凡的一晚...

但也是那一晚,成為了MA整個人生的分水嶺?

第二天清晨,媽媽的驕傲和往常一樣準備好早餐,去到房間叫MA起床......

卻驚訝發現,MA房間裡,書桌,鏡子,畫板......一切完好。

唯獨13歲的MA本人,不見了。

昨晚睡前還好好的互道晚安,早上起來怎麼會不見了?

這讓Pride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她先是在房子裡面,找了一遍,沒有找到。

然後又在家周圍找了一圈,街坊鄰居問了個遍,都說沒有看到MA...

 

Pride徹底慌了神,打電話報警,委託私人律師,甚至找到了FBI...

托他們幫忙,尋找突然“人間蒸發”的女兒......

日子一天天過去,地處密西西比河中游的大城聖路易斯,日升日落,依舊車水馬龍。

但MA,卻再也沒了消息...

 

時間來到2009年,Pride記得無比清楚,那天,正好是女兒MA失踪的第270天。

200多個日日夜夜,她不知道曾有多少次以淚洗面,但始終沒有放棄希望,一直在苦苦找尋。

她堅信,女兒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

她在谷歌搜索中,敲入一個分類廣告網站,想著碰碰運氣,能否看到一點有關女兒的消息...

網站的界面,長這樣...

她點進自己所在城市的主頁...

突然感覺到有點心跳加速,心煩意亂......

跟著直覺,她點進了“成人”這一分類...

然後,下面這條廣告,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的眼球...

廣告的關鍵詞,“特殊服務”,“新人”......

Pride忐忑不安地點進這條廣告,

畫面裡出現的,赫然是自己當時年僅13歲女兒的照片。

只不過這些照片,沒有了往日照片裡的天真爛漫。

取而代之的,是這種穿著內衣,不堪入目的挑逗畫面...

自己失踪的女兒,正在網絡上賣淫?!

 

Pride迅速打通了廣告下面的電話,並不是女兒本人,而是另一個女人接的。

她努力穩定住自己的情緒,然後對著電話說,想買MA的上門服務...

電話那頭,以為是碰上了有特殊愛好的顧客,笑意玩味。

 

Pride強忍著憤怒與她周旋,最終談妥價格。由她本人,親自送女兒MA上門“服務”...

掛掉電話之後,Pride立馬報了警...警察迅速來到Pride家守株待兔,

人販子被抓坐牢,MA也不用再回去做皮肉生意,但她,早已不是媽媽眼中那個活潑開朗的小女孩了……

回家之後的MA,靈氣盡失,變得沉默寡言,面對媽媽的問詢,一言不發。

她身上有多處淤青傷痕,被煙頭燙過,頭髮也被剃過。

更糟糕的是,現在的她,對毒品極度上癮...

 

至於那天晚上的事,是這樣的...

那會兒她剛剛小學畢業,同學們舉辦了一場畢業party。

由於時間太晚,她怕媽媽不同意。於是半夜偷偷溜出去參加...

後來不知怎麼的,碰上了一個人販子,花言巧語把她拐走,然後對她毆打,給她吸毒...

等到她徹底毒品上癮,就強迫她賣淫,不然就不給毒品她吸...

回到家之後的MA,曾兩次離家出走。

雖然兩次均被找回,但她說的話,卻讓Pride至今回憶起來,都無比心痛...

“媽媽,我要去弄些毒品。”

紀錄片裡,還有第二個化名JS的女孩,也有著相同的遭遇......

那年的JS,比MA也大不了多少,年僅15歲。和爸爸媽媽居住在美國西雅圖。

她生活在一個普通的白人家庭,從小就是父母的掌中瑰寶...

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給她過生日...

帶她出去玩...

帶她參加補習班...

教她畫畫...

一家人滿滿都是愛...

後來,與MA幾乎如出一轍的劇情,發生在了JS身上。

突然人間蒸發,隨後,便杳無音訊...

其樂融融的家庭,瞬間不復存在。

報了警之後,媽媽四處尋訪親友,張貼尋人啟事。

爸爸則駕車,沒日沒夜地尋找女兒。

從日出...

到日落...

找遍了西雅圖的大街小巷...

“我每天都在找,每天在找。找過每一個我們一家人去過的山脈,找過每一間偏僻的汽車旅店。”

“每天都覺得,希望越來越小。”

正當他們快要放棄希望的時候,

一個警方探員,盯上了那個分類廣告網站...

他在一則招嫖廣告中看到一個與失踪的JS極其相似的身影,

於是拿給她父母查證……

JS的父母一看到廣告便崩潰了:

廣告照片中擺著各種不堪姿勢的,正是自己走失的女兒!

JS也是被人誘拐,然後強迫賣淫……

而類似的廣告,在這網站上還有很多。

諸如此類的事件,一樁樁被曝光,人們不禁就把視線移到了這個網站本身。

“Backpage,究竟是個什麼網站?”

從定義上來講,這是美國一個大型廣告分類網站。

在上面,可以瀏覽賣家發布的廣告,買到各種商品和服務。

二手家具電器,鉛筆文具,房屋租賃,工作招聘,家政服務……應有盡有。

但由於人們接二連三從上面看到失踪少女的賣淫廣告,

相關部門很快對這個網站進行了調查,

調查發現,這樣一個看似正經的網站,

最大的收入來源,卻是網站中的“成人”項分類...

隨便點進一條廣告,裡面都充斥著各種賣淫信息。

 

這些賣淫信息中,

充斥著人口拐賣,和強迫未成年人性交易等更為骯髒的黑色內幕...

美國全年,有150000起拐賣未成年人賣淫的案件,

其中80%,都把廣告刊登在這個網站上面。

有一個穩定的平台可以刊登未成年人賣淫的廣告,這使得拐賣未成年人,變成了一個比販毒更為暴利的行業...

毒品只能賣一次,強迫賣淫,卻可以賣無數次...

而人販子們通過強迫賣淫得來的錢,有一部分,通過平台抽成的方式,返還給這個廣告網站,

這些錢,佔據了廣告網站90%的淨利潤,每月都有數百萬美金入賬。

 

這樣的消息一經曝光,群情激憤。

不少律政界的正義之士,不拿佣金,不要報酬,自發幫助那些被誘拐的兒童打官司,將Backpage告上法庭...

包括MA和JS在內的原告方,在法庭上甩出了一大堆“證據”,控訴Backpage涉嫌縱容賣淫和人口拐賣。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法官駁回原告們的訴訟...

究其原因,美國國會在1996年曾通過一項有關互聯網規範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其中第230條規定,任何互聯網公司,無需為第三方發布的消息負責。

放在這次的案件中,同樣適用。有人在Backpage上發布違法廣告,法律只追究發布者,而不追究網站方的責任。

雖然原告敗訴,但這件事卻從沒有淡出過群眾視線...

電視輪番報導,各種討論官司和法案的會議也開過無數場...

人們自發聚集在Backpage公司樓下,大喊“關掉網站”,“人類的身體不是商品” ...

Backpage公司也做過一些諸如“限制關鍵詞”之類的措施,但於事無補。

終於在今年1月,公司方頂不住壓力,徹底關停了美國區域的“成人” 項欄目...

但就像是Backpage的辯護人所說的那樣,

“但凡一個懂得網絡運行方式的人都知道,像這樣的事情,其實避無可避。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將它們完全消滅。”

“沒有了Backpage,人販還會零星出現在別的網站上,繼續這些違法交易。”

“只要在有互聯網的地方,黑暗就不會消失。”

“只要在有互聯網的地方,黑暗就不會消失”,這句話看似危言聳聽,

但事實,也許確是如此...

 

本文授權自:英國那些事兒

原文標題:女兒失踪一年後,我在一個網站上看到了她賣身的廣告...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