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動過7次手術,兒子又精神病,整整照顧了43年,如今變成這樣...讓人驚訝!

| 日期:2017-06-11 | 作者: 家慈 | 分類: 名人娛樂 | 瀏覽數: 0

本文已獲卡娃微卡授權

ID:kawa01

都說媽媽是超人,但在卡娃心裡,有一位母親,患過脂肪瘤、摘除過膽囊,先後動了七次手術,被稱「活不久」的她卻獨自照顧發瘋的兒子整整43年,最終白髮人送黑髮人。

秦怡因疏於陪伴,把心血大量耗費在事業和丈夫床前,1955年,自己上高中的兒子金捷(小弟)被症斷為精神分裂,而且終生無法治癒,她一下子遊走在崩潰邊緣。

可是自己倒了,兒子怎麼辦?為了孩子,她只好面對現實。

 

每次小弟發瘋,都會揮起拳頭打秦怡。有一次回家一開門,小弟的拳頭就下來了,她只好四處躲藏,還要避免孩子碰到鋒利的角受傷。

有時候實在跑不動了,就會蹲下來抱着頭由着兒子打,只要不打着臉就好了,因為破了相第二天就不能拍電影了。

很多人眼裡,金捷是個痴兒瘋子,但在秦怡眼裡,他是一個純潔的孩子,而且總有一天他會醒來的。

就這樣,她白天拍戲,晚上回家就餵兒子吃飯喝藥,為他洗澡穿衣。一眨眼獨自照顧了兒子整整43年。甚至這些年她住了四次醫院,手術多達7次,還要親力親為照顧小弟。

 

脊椎都彎了,兒子的身軀都比她健壯了,她還要一飯一水的伺候孩子,多次在洗澡間滑倒沒人扶,要自己強撐着起來,繼續為兒子擦身。

有人說為什麼不送去專門的療養院,自己受苦。秦怡卻說:「這不是苦,是愛。」

 

為兒子測血糖

每次小弟住院的時候,她的包里塞滿了兒子愛吃的零食,拍完戲後她就擠公交去醫院照顧兒子吃飯服藥。有一次她不禁黯然神傷問兒子:「哪一天我死了怎麼辦?」

小弟毫不猶豫的說:「我就和你一起死」。秦怡聽完後,淚流滿面。

 

如果在愛情與婚姻上她失敗無比,但母子情卻濃烈得像朵開不敗的茶花。自己的付出也不是沒有回應,秦怡發現兒子也是能感受到自己的愛。

每次收工回家,小弟會自己取出冰箱的飲料給她:「媽,吃!」要是在電視上看到母親的電影,都會目不轉睛的盯着看,會突然豎起大拇指對秦怡說:「媽,你應該多拍戲!」

 

在她的精心照顧下,只要小弟不發病,看起來就和常人無異。而且他很有畫畫天賦,秦怡就開始培養他。為了鼓勵兒子,她就和兒子一起畫畫。一有空,母子倆兒就背着畫架出去寫生,會把小弟的畫小心翼翼的珍藏起來。

2002年的一次慈善晚宴上,國際影星施瓦辛格高價拍下小弟金捷的作品《橫山公園》。他說:「秦怡是我最崇拜的中國影星,也是最偉大的母親。」

 

《橫山公園》

可惜最後,小弟還是離開了秦怡,白髮人送黑髮人。

喪子之痛一度讓她失去活下去的勇氣,「以前回家還有小弟喊我媽媽,現在回家都沒人喊我了,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麼意義!」

 

先是兩段婚姻被背叛,丈夫早逝,自己疾病纏身,晚年喪子,餘生煢煢獨立。

有人感嘆秦怡命運坎坷,她也萎靡不振過,卻始終不認命。她說,這一生自己過得辛苦無比,但凡遇見什麼大風大浪,自己會分析,就像剝桔子,把這些心結一個一個、一層一層地剝開。

 

至今95歲的高齡她還經常活躍在在藝術舞台上,做編劇、拍電影被稱為「最美的不老女人」。

2014年,為了自編自演的電影《青海湖畔》,92歲的她不顧身體不適和生命安危登上高原。

 

電影《鐵道游擊隊》被翻拍,秦怡受成龍邀請擔任藝術顧問。就因小弟曾對她說過「媽媽,你應該多拍戲」,她就把自己的餘生都獻給了藝術。

汶川地震時,她還把留給小弟的錢,也是自己的所有養老積蓄20萬元捐出。覺得小弟不在了,錢只是身外物,不如把錢留給有需要的人。

 

秦怡現在還記得70歲生日那天,小弟捧着杯子向媽媽祝福:「媽媽,我祝您健康,我以後再也不跟您亂吵了。」秦怡又哭又笑。

有人問她不老秘籍,她只是笑說:「努力工作,在家裡上上下下、粗粗細細的活兒都干,給兒子洗頭洗澡,衣食住行,保持好心態,也會因小弟而感到幸福。」

 

聽者心酸,但這就是母愛的力量。秦怡最好的身份,不是什麼超級英雄,不是什麼偉大的人民藝術家,而是最普通的媽媽,也是她終生的角色。

她對小弟幾十年如一日的照顧與陪伴,贏得無數人的尊敬。這才是一個偉大的母親,不管孩子好的亦或不好的,都全盤接受。因為在我心裡,你就是天使。

 

什麼是母愛的韌性?就是面對人生,媽媽把能輸的都輸了;面對人生,她把能贏的也都贏了。她把輸的留給了自己,贏的留給了我們!

如果有機會,請用整個生命去愛這個女人!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