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鍊中斷、股市重挫,為什麼我們還是傾向將工作外包?

| 日期:2020-03-11 | 作者: 馬可孛羅文化 | 分類: 生活新聞 | 瀏覽數: 0

產業鍊中斷、股市重挫,

為什麼我們還是傾向將工作外包?

在大多數的新創企業裡,主要產品的成本都是固定的研發費用。產品的變動成本卻通常很低。進入全球市場增加銷售量,大大提高了創造新點子的回報率,卻不會增加成本。

因此,把財源投身新創活動的程度,深度雖然出人意表卻毫不奇怪。這不僅對於新創公司的盈虧結餘很重要,對創造就業率也很重要。新創產業的這些特性,和傳統製造業恰恰相反,後者的固定成本可能很高,但變動成本亦相當驚人。

舉例來說,生產汽車或服裝,每多出一件產品,就會明顯增加總體成本。因此,市場擴大的獲利,不如新創產業那般受到矚目。

 

區位經濟體現的是成本全球化布局

全球化的效應受到全球中產階級擴張的推波助瀾。由於中國、巴西和印度這些國家越來越富強,需要更多的高端產品。這股趨勢的受惠者往往是新創產業。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已經增加了近百分之五百,成長之快,相較於全球其餘國家的出口超過十倍以上;其很大的比例來自加州、華盛頓州和德州,產品都是軟體、科學器材、醫療器材和航太產品。

至於絕大部分開發中國家,都集中在勞力密集、低技能的製造業,這些製造業根本都是在競價。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研究顯示,中國做越多的組裝工作,最後意味著在美國做越多的研發工作,專業人士的工作機會就越多。

 

外包導致傳統製造業絕大多數的製程失去了機會,但新創產業卻相反。為什麼會這樣?近期的研究顯示,中國做越多的組裝工作,印度做越多的客服工作,最後意味著在美國做越多的研發工作,專業人士的工作機會就越多―廣告人、設計師、分析師、會計―這些人都是圍繞著高科技的。來看看「甲骨文公司」(Oracle),這個商用硬體與軟體製造巨人。

二○○○年,甲骨文公司在美國擁有兩萬兩千零八名員工,在海外有兩萬零九百一十九人。今天甲骨文公司在美國的員工有四萬名、海外有六萬六千人。美國的比例衰退,但工作機會的實際數字卻是增加的。至關重要的是,待遇最優渥的工作,亦即研發部門的差事,仍然毫無懸念地留在美國,而且數字顯著增加。作家法洛斯曾經說道,印度和中國的勞工「一年賺一千美金,可以幫助美國設計師、行銷專家、工程師和房地產經紀人每星期賺比一千美金(甚至超過)更多。除此之外,他們也造福了母公司在美國的股東們。」

 

外包絕非零和的命題

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經濟學家馬修.史勞特(Matthew Slaughter)的看法是,外包並不是零和的命題,因為海外員工通常是補充、而非取代美國的員工:因為每一份被美國跨國公司外包出去的工作,就會在美國創造出將近兩份新工作。這對美國勞工是個不錯的交易。那些新工作往往都是研發、行銷、工程、設計和科學方面的職位。它們擁有優渥的薪水,也具有相當大的事業晉升機會。針對科技領域的離岸外包,最全面的報告之一是出自「美國國家工程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之手,也贊同「離岸顯然對母公司在美國的各種企業競爭優勢大有貢獻」。

全球化,不是新創產業裡就業和薪資蒸蒸日上的唯一原因。當公司成功讓創新上市―上自iPad下至新藥的任何東西―經常可收取較生產成本更高的價錢。經濟學家稱之為「經濟租」(economic rent),從這個角度看,一個創新產品就好比是凡賽斯(Versace)的手提包。在精品時尚裡,經濟租來自品牌的魅力;在高科技,經濟租來自給予發明家擁有獨占權的專利品。

誰最終能得到新創產業所創造的利益?消費者會從新的或更廉價的產品中獲得好處;公司行號從更高的利潤中獲得好處。其餘的好處則歸功給參與開發產品的勞工。這表示有更多的就業機會,而且有時是更高的薪水。

因此,創新所帶來的經濟租,最後不止嘉惠於執行長與股東眾人,也讓勞工雨露均霑。薪資上的獲利相當可觀。整體來看,勞工大約能從新創產品,以薪資形式獲得兩到三成的額外經濟價值。這即新創是重要的就業機會推動力之理由。如同我們在iPhone例子上所看到的,製造全世界皆能製造的標準產品,幾乎沒有價值。可是,當國家裡的可貿易行業既創新又獨特時,就能創造出更多也更好的工作機會。

 

本文摘自馬可孛羅出版《新創區位經濟:城市的產業規劃決定工作的新未來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