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她的拋物線◎賴以威

| 日期:2014-10-16 | 作者: 賴以威 | 分類: 生活知識 | 瀏覽數: 0

她與她的拋物線◎賴以威

如果說有個座標軸,橫軸是各式各樣的人,縱軸是喜歡的程度。前者是上下震盪的曲線,在不同的地方出現很多最大值。後者像高原,有一整塊平坦的區域都是最大值。

她的曲線,則是一條開口向下的拋物線,只有一個最大值。

 

Photo credit: vampire-zombie.deviantart.com

 

果然又是黑色。

男友的身影遠遠從人群中浮現。用「浮現」有點不恰當,比較像連續的街景忽然出現一格彷彿螢幕暗點的黑色。

上個月某一次散步時,他們閒聊

「妳喜歡男生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黑色吧。」

之後,就像寫電腦程式,黑色襯衫、黑色polo衫、黑色外套、黑色T-shirt,被下指令的男友宛如走進了黑白電影。有一次沒穿黑色,她故意逗他

「今天怎麼沒穿黑色的?」

「都拿去洗了。」

男朋友認真的回答,讓她啼笑皆非。

 

「我們預約了沙發座位。」

這是一間挑高有閣樓的咖啡廳,俐落的原色水泥牆邊架著巨大的黑色金屬框書架,明亮的燈光,讓人覺得彷彿溜進了某間設計工作室開派對。

「妳喜歡這裡嗎?」

兩個人並肩坐在長沙發上。她先笑著點點頭

「不錯啊——」

頓了頓,她故意補上一句

「不過,台北市有氣氛的餐廳還真多。」

男朋友或許沒聽懂她的玩笑,把服務生留在桌上的菜單遞給她,拿起杯子喝水。

 

一年前,他們在一場活動裡認識。她在活動公司工作,協助科技公司辦展覽。他則是公司派來支援現場的工程師。起先是一群人的聚會,然後人數越來越少,用餐的地方越來越安靜。活動結束後,他們的約會正式開始。

某天晚上,他們去了大安站附近的一間餐廳。鎢絲燈泡的燈芯熔化成琥珀色光茫,汩汩流出。一面牆歪歪地投影著黑白默片,他們坐在另一側的紅磚瓦牆下,據說是餐廳改建時刻意保留下來的老房子遺跡。

Photo credit: LawlessTech

點完菜後,他伸手在牆上剝了剝,

「這牆讓我想到《傾城之戀》裡面,男女主角站在一堵牆下的場景。」

她愣了一下。要是他再晚個幾秒,這話可能就從她口中說出來了。只是她會把男女主角精確地說出是范柳原跟白流蘇。

當晚,他們在一起了。

 

當時以為是懂情趣的人,沒想到卻是個乖乖牌,現在還成天穿著黑色衣服,這樣算構成詐欺了吧?

望著男朋友的側臉,她在心底苦笑著。

關於喜歡,不僅每個人喜歡的類型不同,「喜歡類型的數量」也不同。有些人同時喜歡好幾種截然不同類型,有些人雖然只喜歡一種類型,但相似的也都可以接受。

如果說有個座標軸,橫軸是各式各樣的人,縱軸是喜歡的程度。前者是上下震盪的曲線,在不同的地方出現很多最大值。後者像高原,有一整塊平坦的區域都是最大值。

她的曲線,則是一條開口向下的拋物線,只有一個最大值。

她喜歡的男生都像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點點誤差都不容許。只可惜那樣的男生不一定喜歡她。也因此,交往時,她常想改造身邊的人。

那時她說黑色,是因為黑色代表個性。她認為男朋友太過溫和,想要他更有個性一點。

總不成要我說「你要再更有個性一點」吧。那樣就算變得有個性,也還是因為沒個性聽了她話的緣故。

她在心裡嘀咕,但她很清楚,這不能怪他。是她要求太多了。

 

用完餐,她頭靠在他身上,看著別桌的客人,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

看到一半,她忽然發現只有她們坐在同一側,其他組客人都是面對面。

再一想,她好像很久沒在用餐時看過男朋友的正面,一直以來她們都是坐在同一側的。

「哎,這不是妳要求的嗎?」

男朋友露出狐疑的眼神,像把鑰匙打開了她腦海裡的一段回憶。

Photo credit: JD Hancock

那天晚上確定在一起後,她拿起包包坐到他旁邊。

「坐在對面是朋友聊天、或同事談公事。情侶一定是依偎在同一側啊。」

她把杯子拿到身前,故作正經地說

「不覺得這樣,才有一起面對人生的感覺嗎?」

其實,那只是當時她想讓兩人更靠近一點,隨口掰出來的理由。

沒想到他一直記在心裡。

 

望著男友依然不解的表情,她意識到,這個人一直把她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放在心上。是她因為過往的習慣,將他的體貼看作沒個性。要是他真的更自我、更有個性一點,就不會每次都刻意訂能坐在同一側的座位。他們可能依然坐在對面,無法一起看其他客人。或像她說的,無法一起面對人生了。

她第一次感覺到,她的拋物線平移了,不僅水平移動到屬於男友的位置,還垂直往上移動,最大值變得更大。

她沒頭沒腦地拋出一句話

「你知道拋物線的最大值怎麼求嗎?」

「係數(a,b,c),配方法可得最大值y=(4ac-b平方)/4a,發生在x=-b/2a,前提還得是a小於0。等等,剛不是在講座位嗎?」

他唸誦咒語似地背出公式,表情更疑惑。

她笑了出來,整張臉埋在他身上,吃吃地笑著。她想起在一年前晚上的紅磚牆,又想起《傾城之戀》中范柳原跟白流蘇站在牆邊時,范柳原說的話

 

這堵牆,不知為什麼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類的話。

Photo credit: richardha101

 

本文出處:請按此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前往作者臉書留言給予鼓勵

https://www.facebook.com/iweilai0924 賴以威

賴以威

數學專欄作家,任職中研院博士後研究員。曾於德國、香港、 日本、美國外派研究。喜歡將理工的訓練應用來觀察生活,希望能透過寫作推廣「數學感」。目前在聯合報、國語日報與世界周刊連載專欄;文章亦散見於泛科學 (Pansci)、CAREhER、有物報告、今周刊等電子媒體;出版作品包括散文集《再見,爸爸》、合著《葉丙成的機率驚豔》、譯有科幻小說《平面國》。 最愛的名言是 : "If people do not believe that mathematics is simple, it is only because they do not realize how complicated life is." 在臉書上追蹤作者的更多動態: 賴以威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