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招玩權證 4年把8萬變千萬|Smart智富月刊

| 日期:2015-01-14 | 作者: Smart 智富月刊 | 分類: 財經資訊 | 瀏覽數: 0

整理:陳淑泰

 

泰國人卜松波20年前從泰國來台灣當外勞,娶了鄉代表的女兒;沒有一技之長,只能當電焊工,用勞力和健康換取微薄月薪,始終被瞧不起。他曾經想搏翻身,用現金卡借款100萬元投資,卻全數賠光,黯然退出股市。

 

2010年,莫名怪病纏身,他被迫辭工。走投無路之際,湊了8萬元再進股市。因為沒有退路,他拚命研究,用最低風險的方式來操作,只靠「布林軌道」和「創新高(低)」股,2個方法選出標的股票,然後買進權證、隔日賣出。就這樣,2011年∼2012年台股被證所稅壓制行情低迷時,他每年獲利80萬∼90萬元,2013年獲利更高達600萬元;到2014年6月,總共賺進千萬元。

 

新書《泰勞靠權證 8萬變千萬》已由《Smart智富》出版,以下為內容摘要:

 

我的泰文名字是Songpou Putchootchi,1971年出生在泰國東北邊陲Sakon Nakhon(中文譯為沙功那空)的鄉下。父親在我2歲時過世,留下母親和我們7個孩子,還有一塊很小的田地;母親堅持不改嫁,靠著編織竹籃、種稻撫養我們。

 

長大後我考上一所在曼谷的大學,但念1年就因學費太貴,只好放棄。後來聽說到台灣當「外勞」,1個月可以賺1萬2,000元,加班可以賺到2、3萬元,這對我們來說是很誘人的薪水,於是我向銀行貸款泰銖10萬元,付仲介費、機票錢,到台灣當外勞,那時候是1993年8月,我22歲。剛來台灣時,我在宜蘭鐵工廠上班,月薪只有1萬出頭,每月還掉貸款後,也剩下不多。

 

當時有一個台灣同事對我非常好,他看我都待在工廠裡,就帶我去他信的一貫道佛堂聽課;第一次我就認識了我現在的太太—芳玉。在我來台灣的第2年,和芳玉彼此認定為戀人。

 

但我們的感情受到來自她家人的阻礙。有天我在工作的時候,辦公室小姐叫我去停車場,說有人找我,原來是芳玉的父母和哥哥跑來工廠,要求我和芳玉分手,要我不要再和她見面、聯絡,否則就打斷芳玉的腿。但芳玉毅然決定要嫁給我,瞞著父母和哥哥,偷拿家裡的戶口名簿,坐飛機到曼谷和我會合,辦理結婚手續。

 

我依親移居台灣後,在工廠裡當電焊工。老闆很喜歡買車,進口車一台接著一台換,有次我問他,為什麼要買那麼多名車,他說:「沒辦法,有錢呀!」這個答案真的讓我覺得很不公平。我們這些用勞力賺錢的,只能用健康和生命去換一點基本溫飽。有錢和沒錢的差距真大!

 

為了想讓妻女過好生活,我試過很多做生意賺錢的方法,但都沒有成功。大概十多年前,朋友介紹我「股票」這東西,我拿了小錢去試,看對方向就能賺錢。那時膽子很大,什麼都不懂,就用當時很流行的「現金卡」去借錢,湊了近100多萬元玩股票和期貨,但在2004年的319槍擊案後全部賠光。

 

生活已經不充裕,現金卡年息又要18%,我一直拚命加班賺錢。一直到2010年,我總算還完債,想生活可以稍微好一點,但身體卻出了狀況。脊椎莫名劇痛,讓我完全不能平躺,晚上只能坐著睡覺。我根本沒辦法再工作,只好先辭職。

 

我跟太太商量想重回股市。她不敢給我太多錢,怕再賠光,只肯拿出5萬元,加上我的離職津貼3萬元,我拿著這8萬元本錢,回到以前下單的營業員—富邦證券蕭鈴香小姐那裡,說我想再買股票。記得那時是2010年的9月。

 

蕭小姐對我很好,看我本錢少,就教我用高槓桿的權證交易。記得前3個月的操作我沒賺到錢、但也沒賠錢,到第4個月有小小獲利幾千元,第5個月我就開始賺錢了,那個月賺到15萬元。我開始覺得權證很神奇,它和做股票一樣,要選對股、看對方向,獲利的速度比股票還快很多,多空都可以做。

 

2011年,台股(加權指數)跌了21%,但我年度獲利有80萬∼90萬元,比以前做電焊工的收入還高。算一算,我從2012年8月之後到2014年2月之間,沒有一個月賠錢;我一直深信之後每個月我都可以靠這個方法賺到錢。當然不能保證每筆交易都賺,但就如市場知名的權證贏家權證小哥說的:「100戰60勝,就會是永遠的贏家」。(本文摘自第1、2篇)

 

【更多精彩內容,請上《Smart智富:smart.businessweekly.com.tw》;《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行列www.facebook.com/smartmonthly》。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你可能還會想看:

熱門推薦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推薦的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