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是開啟「國際視野」大門的鑰匙

| 日期:2015-09-14 13:31 | 編輯: 時報出版-新生活線 | 分類: 美食特搜 | 瀏覽數: 0

國際視野

在祕魯認識了一位年輕女孩A,今年才讀大學三年級,但卻有著一般人少有的文化經歷。

小妮子是位廣東人,在廣州出生;九歲時隨父母來到祕魯,先讀小六,再完成五年中學課程。A之後到了美國讀大學,讀了兩年國際金融,下個學期就會再到另一個地方當交換生--而這個地方就是香港。

那既是努力也是運氣,她年紀輕輕,就已在多個文化中生活過,也通曉世上最多人用的三種語言(中文、西班牙文和英文)。問她有什麼志願,她說希望可以從事國際金融或貿易,先在紐約這個世上最大最多元的城巿工作,再回亞洲發展,希望到時可以創立自己的生意。 

可以想像,光是在國際視野上,她就已勝於大部分的香港學生。我想像當她來到香港,遇上香港的學生--那些過去一直努力埋首書本、在公開試中殺出重圍而上到大學的學生--她恐怕會感覺像輪迴多了一次回來,發現她的世界比其他人廣闊得太多。

她的經歷當然有大半是命運使然,但也有自主的因素,並因為視野廣闊了,所以發現更多的可能性,找出更適合自己的道路和機會。然而倘若未能有如她的背景,是否可以同樣擁有這樣的國際視野?

談到國際視野,我想起以前看過一個網頁,是一份發給美國學生做的功課,要學生在一張歐洲地圖上填寫國家名;結果如大家所能猜到,歐洲五十個國家,除了英、法、德、西、義、俄幾國,其餘的答案多慘不忍睹,而且相當搞笑。例如記得烏克蘭的人沒幾個,許多人卻記得「芭樂特」(電影《芭樂特(Borat)》中的主角)--然而芭樂特卻其實是來自哈薩克的。

 

然而可別笑美國人沒國際視野或世界常識,其實我們也許亦差不多。不妨做一個小實驗:你能數得出多少個亞洲國家?中國、日本、南北韓、泰國、菲律賓、新加坡……之後還能數得出多少個呢?其實亞洲共有四十九個國家,遠至沙烏地阿拉伯和土耳其,有興趣的不妨請教一下Google大神和維基大神,認識一下我們身處的這個亞洲。

國際視野是什麼?其實從來都沒能說清楚,只知道香港年輕人常被指責的其中一條罪名,叫「欠缺國際視野」。懂得外語?去國外旅行?有看《時代雜誌》?也許都是,也許都不是;我們隱約覺得知道多一點香港以外的事是重要的,所以學校要學生認識中國,又要提高國際視野--而這種「重要」,也往往在於可以讓他們「提升競爭力」,好爭取多點機會去賺錢。「國際視野」從來不是目的,而是疑幻似真的賺錢工具。

說是疑幻似真,因為對香港社會來說,有沒有國際視野,其實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始終是:國際視野能不能賺錢?如果抽掉了股巿和油價、拿走了娛樂和消費,我們對這世界的了解還剩下多少?

許多大人總愛指著下一代說他們沒有國際視野,然而對於世界認識的貧乏,其實跟哪一代無關,而是整個社會的集體狀態。正如你可能會問:「亞洲有什麼國家與我有什麼關係?」然而,問題其實應該換個方法來問:為什麼你會數不出亞洲有什麼國家?那大概是因為這些國家、這些地方,沒有與你建立關係。如果一個人沒有對這些地方感到好奇、沒有與其相關的經歷,就算能夠像幼稚園學生學生字般地把地名背出來,那也不過是一些沒有意義的生字;反之,如果一個人的生命和生活,與這些地方扣上關聯,那麼這些國家名也再不是一堆陌生的名字。

知識貧乏,只是因為我們沒有關心;沒有關心,也就沒有認識的動機。舉例說,南亞好像與你無關,但如果你的鄰居是一位南亞裔的人士,而你又跟他交上朋友,你大概會開始分出得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斯里蘭卡之間的關係,不會犯上把巴基斯坦人當成是印度人這種低級錯誤,更不會混淆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如果你助養了一位柬埔寨的小孩子,也許你會願意去了解這個國家經歷了如何可怕的過去,這個國家的人民是怎樣一路走到今天這地步。

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視野和關懷,正是塑造我們的世界觀的基礎;而這絕不會與我們的生活無關,因為我們身處於一個史無前例的全球化世代,世界另一端發生的事,隨時會以一個你無法想像的方法來影響我們,就像我們消費買的產品,背後是遠方的工業,而製造過程中所產生的汙染又會透過食物回到我們身體去。雖然這世界太大太可怕,張開雙眼觸目所及,盡是戰爭、暴政、壟斷、汙染、貧窮、災難,我們可以做的相對之下似乎都只是微不足道;但要做冷眼旁觀者還是改變創造者(change maker),卻只在一念之間。

關心,正是開啟國際視野大門的鑰匙。

而更重要的,是越認識這個世界,我們越能接納差異,並反過來越能理解自己。就像常去旅行的人,總會經歷過面對文化差異時的迷惘,到底怎樣的生活方法才是對,或才是錯?--又或者,是否真的存在對與錯、優與劣?也唯有親身去經歷,才能夠為自己找到答案。

---本文摘自《旅行是一場修行》一書,時報出版。

 

旅行,是自我與心靈的對話。


  移動讓人了解世界的不同,孤獨叫人認識自己的內心。
  一次好的旅行,是使世界更美好的一場修行。


旅人踏上路途,可會幻想自己是個孤獨的修行者?在獨自上路的過程中,學習到如何與自己獨處,或靜或動,或放聲高歌,或任思緒恣意縱橫。

透過責任旅者的行腳,我們看見旅行的另一種可能。

旅行二十二個月,走過四十餘個國家和地區,旅者用文字寫下遠方人們的生活、記錄另一個國家的榮辱:從華沙到紐倫堡,走訪二戰帶給歐陸的歷史傷口;進入 戰火蔓延的巴爾幹半島,恐懼與轟炸遺跡隨處可見。比鄰美國的墨西哥,是懷抱美國夢的偷渡者所必經的中途站;中美的巴拿馬則是一部活生生的華人移民血淚史。 來到古巴,探訪切?格瓦拉的革命之路;走進祕魯,在馬丘比丘之前思考文明的興衰如潮汐。

繼《旅行在希望與苦難之間》中林輝從亞洲走到中東,看過世界的希望與苦難後,他接著來到了歐洲和中南美洲。看過去,也看現在;看別人,也看自己。玄妙的旅程似要告訴我們:對世界的認識越深,越有可能將善念化為行動。

理解世間的苦難,奉獻一己之力改變世界,旅行也是修行。

本文出處。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熱門推薦

              推薦的不容錯過!